您当前的位置:临洮新闻网>国际>仰望高原,铁血骑兵在冲锋

仰望高原,铁血骑兵在冲锋!

2019-11-03 12:11:52   作者:匿名   点击:3127

鹰盘旋,马嘶鸣...初秋的巴塘草原,一眼望去,千山竞绿,牛羊遍地。骑兵冲锋训练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在蓝天碧草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壮观。

“骑兵连,进攻!”在连长尼都塔丹的指挥下,官兵们驾着战马向各条战线发起进攻。阳光下,马刀挥舞着,马蹄飘动着,鬃毛飞舞着,闪亮的马刀反射着寒光,骑手的喊声和疾驰的马蹄响彻大地,让人感觉血液在流淌...雄伟的气势似乎再次提醒人们,在祖国西北高原的玉树藏族自治州,最后的骑兵仍在奋勇冲锋!

过去,战场曾经是骄傲的,但现在依然生机勃勃。

众所周知,机动性和快速行动是骑兵部队的突出特点。

它最多有10多个骑兵师,数十万匹马奔腾入海,磨亮的军刀高高举起,在西部草原上竖起一堵“铁墙”。随着骑兵的武器慢慢淡出人们的视线,只有少数骑兵部队象征性地保留了下来,而驻扎在青藏高原的玉树骑兵连就是其中之一。

玉树地震期间,玉树州府所在地的杰古镇经历了房屋倒塌、滑坡、道路损坏和通讯中断,车辆无法通过。在这个关键时刻,玉树骑兵连的两名官兵骑马越过深山峡谷来到40公里外的巴塘机场(Batang Airport),发现机场跑道状况良好,飞机可以起降。这使得大量救援部队和救援物资通过巴塘机场源源不断地到达玉树地区,从而赢得了拯救西藏同胞生命的宝贵时间。

现在,骑兵营按照“骑兵立刻,步兵在马脚下”的理念加强了训练和准备。在训练中,他们不仅训练了射马、劈马刺马、穿越障碍等传统骑术,还将北斗设备充分应用于骑兵队武装巡逻、骑兵队防暴、紧急救援救灾等训练中,结合执行多样化军事任务的需要,赋予骑兵信息翅膀,有效提高了他们在新时期执行多样化任务的能力。

"骑兵必须训练他们的铜胯、铁腿和钢臀."

正午的阳光下,马蹄刮着风,沙子在滚动。在开阔的地面上,在100米的距离内,有七个不同高度的目标。

“送进来……”随着指挥官的命令,一个个身影在快速奔驰中拔出剑来,靠近目标,左劈右刺,几秒钟之内,目标的七个关键部位都被劈了...

观看马匹分裂和在边缘刺伤示威的士兵忍不住鼓掌。对于球场上的骑师骨干来说,他们和几年前在他们面前的“新手”有着同样的经历。

"双手放在胸前,伸直双腿,向下压脚趾,让马快速行走。"在训练场,刘勇军中士正在组织士兵进行跳马训练。骑马是骑兵最基本的科目,是训练骑兵在马背上的稳定性。

说起骑马训练,二等兵陈念静最有感触:“骑马训练还不到半个月,屁股已经流血了。”事实上,作为一名骑兵,不管士兵有多长,当他们开始跳跃的时候,他们都和陈念静有过类似的经历。

一天下来,由于胯部和鞍座之间的不断摩擦,胯部和臀部被磨成血肉模糊,与内裤粘在一起,形成疤痕,走路时满是弓形腿,通常持续两个多月。

“当我还是一名新兵的时候,为了训练我的“铜裤裆”,我没有每次开会都坐在小凳子上或者看电视。相反,我过去常常坐在马步上,裤裆里放着一张小凳子,经常让我的腿又红又肿,无法下床。”骑马教练马·郑国回忆道。“好事多磨”。由于长期的艰苦训练,马郑国在2015年由原兰州军区组织的骑兵职业锦标赛中获得四枚金牌。

双刃剑刺是上士赵学潮的特长。刺刀一劈,他就挥舞着一把格斗军刀,从左到右拉开弓。他充满英雄气概。

“如果你想训练你的马割伤一根刺,你必须先看看你手上的老茧和手臂上的伤。”赵学潮说:“原位刺伤训练不达标,骑马刺伤是绝对不可能的。”然而,96厘米长、1.85公斤重的战刀每侧分开500次。一天结束时,手指流血,手臂麻木,甚至筷子也拿不起来吃。

骑兵训练注重军队和马匹的统一。军马被称为骑兵的“沉默的战友”。官兵不仅要掌握优秀的骑术,还要注重培养人与马之间的默契配合能力。

戈洛格骑兵的指挥官邦瓜有句谚语:“骑兵比其他没有马的骑兵更快。”今年年初以来,骑兵营根据上级要求,每月至少组织两次25公斤和10公里的武装越野,在平均海拔4200米以上的雪原高原上,最大限度地训练官兵的体能。

永别了,武器,不朽的精神

骑兵作为冷兵器时代的宠儿,坚韧、勇敢,早已融入血液。

我相信看过电视剧《亮剑》的人都尊重骑兵精神。作为李云龙手下的一名英勇战士,骑兵连长孙德胜是个硬汉。

手臂被砍断后,孙德胜仍然举起他的战斗刀,最后一次喊道:“骑兵连,冲锋!”俗话说,勇敢者会在正面交锋中获胜。

“骑兵是我们军队最早的武器之一。它为民族独立和解放作出了杰出贡献。”说到骑兵的历史,教官柴凯显得很自豪。

《铁骑英雄》是玉树骑兵连发展的历史记录。泛黄的纸、精彩的战斗故事和充满火焰和烟雾的老照片,是公司官兵勇敢地与敌人作战,用亮剑迎敌的生动注脚。

柴教跃向记者介绍:“玉树骑兵连参加了69场反叛乱反匪战斗,赢得了4次集体一流战功,杀死了1100多名叛军……”

“在革命战争年代,老一代骑兵面临生死,勇敢出击。他们要么冲锋要么倒下...骑兵战斗的方式决定了他们勇敢、无畏、生死无畏和不屈不挠的精神。”采访中,王营长动情地说:“马蹄声夹杂着骑兵冲锋的轰鸣,这是战场上最大的“冲锋信号”

骑兵营的天气恶劣,空气中的氧气含量不到平原的60%。深红色的脸颊、干裂的嘴唇和凹陷的指甲是该营官兵最明显的外表特征。一些士兵,他们穿义务兵的军衔,在他们十八九岁的时候,看起来比他们当地的同龄人更加沧桑,让人们感到苦恼。

玉树骑兵指挥官尼杜·塔生(Nidu Tasheng)表示,该连有一个传统。每次训练结束后,公司会组织官兵从训练场以马群冲锋的形式赶回公司,以鼓舞士气,激发勇气和正直。

今天,骑兵仍然在积雪覆盖的高原、深山峡谷和其他特定地区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在建军兴国的伟大征程中,骑兵营官兵在平均海拔4200多米的青藏高原练习骑兵技战术。他们用青春和热血默默地忍受着高原上荒凉的孤独,但演奏了一首激动人心的忠诚之歌。(记者洪玉杰,记者范文彬,温明)